Sunday, May 8, 2016

Toxic parents

「如果成年的子女試圖掌握自己的人生,將付出的代價包括:產生罪惡感、因受挫而滿懷怒氣,及深覺忘恩負義對不起父母。」(p.55)
「最常見的模式就是操縱者扮演『幫助者』的角色,這型父母不會任子女遠離,而會製造一些情境,讓成年子女依舊需要父母的關照,這模式經常被包裝成『為子女著想,原本不想幫忙,只是順手幫一下罷了』。」(p.60)
「許多人相信一旦愛控制子女的父母嚥氣,他們就自由了,但心理上的臍帶不只能跨越洲界,也能跨越地府。」(p.66)
「人的信賴感和安全感一旦被父母破壞,就很難再恢復。我們會如何預料別人對待我們之道,全憑我們與父母的關係而定。如果和父母的關係能滿足心理需求,你的權利和情緒也受到尊重,你就可能預期別人也會用這樣的態度對待你。這些正面的經驗使我們不那麼冥頑不靈,且能在成年的人際關係中坦然無懼。」(p.114~p.115)
「『多年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壞兒子,因為我搬到加州,然後結婚。我真的相信,如果不把父母擺在人生第一位,就是不孝子。父母從來不曾說這類訓詞,但我感受得到這些清楚而大聲的訊息。無論他們對待我妻子多惡劣,我也不會為保護她而和父母爭執。我相信,無論父母教導子女什麼道理,做子女的都應該聽從。我理當順服父母的糾正因為我是他們的小傻瓜。』
麥可父母的行為傳達:他們乃唯一的真理和特權。他們未明說這些信念,而是灌輸麥可唯有考量他們的感受才算數,麥可存在的目的只為了使他們快樂。這些信念令麥可窒息,且幾乎毀了他的婚姻。
要不是麥可尋求治療,他可能會將這些信念繼續傳給後代。」(p.154~155)
「我們絞盡腦汁要贏得問題父母的愛和接納。這樣的奮鬥搾乾我們的心力,且因此活在紛亂、痛苦中,父母卻依然故我,唯一方法就是不再試圖改變父母。
該是終止、放棄抗爭的時候了。這並不意味著你必須放棄父母,而是必須放棄:
* 改變父母,好讓你的情緒好轉。
* 試圖做贏得父母疼愛的事。
* 讓父母左右你的情緒。
* 幻想總有一天父母會給你應得的照顧和支持。
就像許多問題父母養育的子女,理智上知道如果一直無法獲得父母的支持,很可能再怎麼努力還是辦不到。然而你的腦袋這麼想,心裡卻鮮少這麼領受。你內在那個努力不懈的小孩可能依舊渴望,無論父母有什麼理由,總有一天必將奇妙地改變,對你付出愛。你一直以為是自己做錯什麼事,才不惹父母疼愛,你可能決心努力彌補自己的罪過,即使為此付出任何代價,但當你轉向父母尋求兒時渴望的照顧和認同時,卻像回到乾涸的井邊找水喝,你的水桶將依舊空空。」(p.293~294)

Thursday, May 5, 2016

成功的人不是贏在起點,而是贏在轉捩點。

人生如天氣,可預料,但往往出乎意料。

在乎你是因為重視我們的關係,也是尊重我自己。

Apologizing :
does not always mean you are wrong
and the other person is right,
it just mean you value your relationship
more than your ego.

道歉 :
並不總是代表你錯、對方對。
僅僅只是你重視你們之間的關係,更勝於重視你的自尊

在人生高潮的時候,享受成就; 在人生低潮的時候,享受人生

The power of relationship lies with whoever cares less.

男女之間的權力高下在於誰比較不在乎對方。